幸停川

河流崩塌西风下

主题:取关随意

我觉得有必要说一下  那个  因为我现在已经进入了人生最忙的阶段之一  所以接下来的常态就是咕咕咕了  更新之类会更少  而且我个人可能会忙里偷闲不断地爬墙  请关注我的大家不要对我抱有什么期待  简而言之就是接下来两年都不再很积极地写东西  随便unfo吧诸君  我也很好奇我的粉丝什么时候能掉光(。)

全职出坑  all黄永远朱砂痣 草稿箱里还有几个可爱的天天 我有生之年补完

野狗...

2018-08-04

走马

不老魔女(x)和他的孩子。全是私设



走马



他被捡到的时候,就像一只手足无措的金毛野犬一样浸泡在城市夜雨的茫茫一隅。折原临也后来回忆说,倘若那个时候小静就知道自己有怪力的话,说不定会把身边的自动售货机举过头顶来避雨吧?那样我们可就见不到彼此了。分明在用着后悔的语气,他仍旧露出一个无法掩饰的好看的苍白的笑容来。那个时候平和岛静雄尚未被叫作平和岛静雄,折原临也已经是活了几百年的折原临也。折原临也路经这个街口,就像是翩然走向一个本该与他永远平行的人生——只不过在即将擦肩的时刻他脚步一顿,倏尔想起过往无数个雨夜自己想要与谁共用火锅却从未受到过邀请。于是折原临也挑起眉;他长...
2018-07-08

Normalism

Normalism

一直以来我觉得自己读不懂折原临也。不记得是哪一位先哲说过,每个人都是一本书:那么这本名叫折原临也的书势必在问世之前被墨水糊住心脏,任笔尖刺穿双眼,在云来星往之间化归碎屑飘荡。他自称是平等地爱着人类,却似乎从未要求过与人类互利,并不希望人类上前一步来窥探他的捉摸不定。我原先想,临也君与我其实也不过是错肩的关系,——更可能他与所有人都是这种不能更温热也无法再凉薄的关系。他乐意玩这高深莫测的游戏,我也就从善如流。后来有一天我经过某个再平常不过的巷口,久违地看见临也君的侧影。彼时他正在被一个黄毛酒保服按着亲吻——关于后者,我也略有耳闻,似乎是那位叫作静雄的先生。他...
2018-07-03

冷夕烧

作业 @值 


冷夕烧 
 
“中也啊。你有没有想过,将来倘若我果真死了,你要怎么办呢?” 
 
他再次见到太宰治是很久之后的事情。彼时战争死去,他们曾经共同葆有的对手们四散。他的前任搭档言笑依旧,眼睛里盛满了人类进化所摒弃的无人理解的灿烂的冰冷,任凭谁也看不出往日罪孽的倒影。混蛋,我当然为你喝彩。他恶狠狠地吸着烟,其实心里想的是,为什么你明明仍然是过去的模样,怀抱着我熟知而永远都不能够认同的厌恶,现如今却只剩下我一个人站在黑夜枯寂里了呢? 
然而他不能够。他试图矫正自己积年累月的口是心非,用“太宰治”取代舌尖一次又一次的“青花鱼...

2018-06-09

孤独及其所创造的

#全文致敬马尔克斯《族长的秋天》

孤独及其所创造的 
 
中也,你要明白,我真的不是有意选择此刻来对你说清以下这些。我想要请你来看这个夜晚——就像多年以前你我互相搀扶着以别样的方式安慰彼此的回家路上——你看。月色不美丽,我也不去相信这煌煌星辰能够析离我们所有的善行与罪恶*。我曾经告诉过你要仔细地去看这夜晚,我曾经赞颂过它们是那样的适合死亡。你要知道死亡于我们并非是冰冷的鹤见川水炽热的子弹,它是一位等待我们最后亲吻的胆怯的爱人,头顶荒凉太阳身披忏悔长袍,骨缝里开出陆地的花,空荡的眼眶里满载着所谓虚无也叫亡命之徒。我乐意迎接它,虽然长久看来他并不待...

2018-04-30

Free Fall

作业 @值 


 Free Fall


中原中也生前十恶不赦,未曾料到死后幸能够保全尸身。他的葬礼上无人哭泣,他的棺木里没有玫瑰。静默是对一位前任黑手党最高干部的最佳致意:他的下属们显然深谙此道。片刻的哀礼之后所有人将要四散而去,就让重力也死在风烟里。 

这一切都合适且淡漠得恰到好处,如果忽略掉人群里笑得略显猖狂的太宰治——中原的魂灵飘忽着给他一个恶狠狠的眼刀。妈的,你就不能假装地露出一个不是那样恶心的神情吗?——可是这一次太宰治永远也不会听见。因为他已经死去,死在太宰治之前,死在太宰治自杀过无数次的鹤见川,死在周身脉冲器爆炸的硫酸钙气味里。太...

2018-04-15

一九八四二重唱

是的。

慈叶

#算是为抗议而写的东西,如果有人要转载就转吧

#爱情应该是自由的

        星期六的清晨是个没有太阳的晴天。这一天早上我已经频繁地听到枪声。我躺在床上,看到闹钟上显示现在已将近中午十二点,今天是4月14日,十二点钟还是显得脏兮兮的。枪声还在响,离我还很遥远,于是我继续瘫软在肮脏的棉被之中,倒数着我的生命。收音机前天晚上就坏了,我们找不到愿意帮忙修理的工匠,只好让它这么坏着,偶尔还能听到那里面出来一两声干哑的咳嗽,像是有个幽灵在里面寄居着,传出来的断断续续的声音无非是它们的。它们...

2018-04-14

病愈

病愈

兔子难得露面,半卧在窗前吞咽太阳。眼眸一如温血,毛色也极其干净齐整,是很好的景色。任谁人见到也一定要夸赞。主人却不无惋惜地摇头,哪里像是我。一群谎言家。 
那时他在病榻上阖着眼,笔尖墨水都要被东风裹去。自古美色沉眠都是好景色。偏偏涩泽不解风情。他甫一睁眼便看见一片深涧。他想笑,后知后觉地记起已然没有声音可供使用,于是无声地启唇说:您这样看着我,让我觉得我死啦。 
北方的先生没有反驳他——涩泽想不通为何拥有声音者也固执于不言不语,陀思妥耶夫斯基何时习惯于不言不语——递来一个已经被削成兔子形状的苹果。窗台上的兔子发出一声典型的兔子式惨叫。 ...

2018-04-01

热冰

#胡言乱语

#少量女装注意。角色死亡注意。


热冰


这就是世界结束的方式。并非一阵巨响,而是一声呜咽。


他是在走进楼道时遇见他的。仲春时节,蛰虫始振,又无端开始下雨。那把匕首贴近他的颈侧动脉。万劫不复的冷意。刘小别不知道那上面裹挟着几条人命,但是他感觉到藤萝一样缠绕直上的粘稠,不可理喻的痒和疼。他希望那不是自己的血。

不速之客再次加大了掌心力道。电光火石之间,他明白了该如何举动。


金属的冷硬触感在他按下灯光开关的一刹那撤离。刘小别并不恐惧,只是惊讶———他以为一切罪犯都害怕或者厌恶光亮。

不速之客在他身后笑出声来,然后兀自走进客厅,甩掉沾上血渍的坡跟鞋。现在刘小别可...

2018-02-22

在这里写文野

Vulcan:

“Nakahara Chuya.看到中也的时候就忍不住要念他的名字:先向着太阳睁眼开口,末了又得恢复到唇角向上的模样——这个弧度是无法用虚伪置换的吧。体腔里都是普鲁士蓝色的海,还有橘色的发在叫嚣着甜度随意。让人在鹤见川最温热的流域入水,用黑手党大楼最明澈的玻璃割喉的引诱。莫过如此。于是只能口是心非,于是只能用'蛞蝓''漆黑矮人'这类混账话掩饰我肮脏的贪得,姑息我盲目的狂热。”
2018-02-06

Vulcan:

他看着水从眼眶里滑下去,兀自裹挟了太多太多难以萃取的苍冷,越过胸膛处层叠的新旧伤痕涌进皮肉。骨髓在欢快地跳跃着迎接,鲜血里,心脏终于逐步漫漶。他想,太宰治才是那个彻头彻尾的欢喜啊。死亡,仅有死亡,才能够作为世界的一部分亘古。而他即将得到永久的死亡。森鸥外留下的位置会空白着,午夜时分少女们的耳边会多一分盐味,鹤见里会多一条腐烂的青花鱼;而中也……中也。水,是温热的水在他眼睛里积蓄成两座微小的湖泊。最后的听觉里,他知道中原中也洗净了指缝里斑驳的血迹,坍圮了不灭的气焰;他的耳朵里充斥着他推门而入的声音。中也来拯救我。太宰治闭了眼睛,他觉得自己好像在活着,甚至比以往更活。
2018-02-06

不覆舟

Vulcan:

“一直以来有很多很多人问我为何乐意去死。在他们之中,是自以为是的美丽小姐,不懂得何为悬崖勒马的蠢货,当然还有试着将一切都看破的、和我同族不同类的、格格不入的异星来客。我不愿意花费口舌过多解释,于是就只好露出个敷衍了事的笑容来。偏生他们连这都能够珍藏,更有甚者声称这里蕴含了悲怆。不,绝不是这样。在我笑起来——或者,仅仅是露出一个虚无的表情的时候,我并没有想过为何如此,我也不去探究结果如何,我还会排斥形容词。我厌恶这些矫饰。在我做出任何举动的时候,我不需要谁来为我写诗,我不需要西方的上帝东方的神祇为我掷落梵唱星辰。您明白吗?您听见了吗?我不稀罕,我不会保有这一切。死亡也是如...

2018-02-06

饮鸩

张新杰x黄少天

饮鸩

1. 
 
迟夏之时忽然雨水不歇。他把那辆千疮百孔的越野停在路边,看见张新杰站在对面等着。后者举着一把似乎无限大的——经常出现在英剧里的黑色长柄伞。雨点顺着发旧的伞骨踢踏而下,那迸溅的弧度甚至称得上是骄纵。 
 
黄少天坐在车里望了一会儿后才下来。他先是缓步,后来疾走,最终干脆奔跑起来。那人眉眼颈肩里都升腾着大雨如注的荼靡并且清隽的意味,夹杂着一点点化学试剂的残留。就和他一深不见底的眼睛一起氤氲在雨天里,难以分辨,当然也无法萃取。 
 
一如其人——很难断定...

2017-08-26

River Flows In You

River Flows In You

魏琛x黄少天
BGM如题

1.
所有神的属性里,我最同情的是:神不能自杀。
——芥川龙之介《罗生门》

2.
这酒馆很小,连带着从窗绡闯荡而入的日光都吝啬起来,像是盛极而衰。他们坐在角落喝杨梅酒。这种酒是用山野处未经长植魔法滋养的杨梅手工酿制,并且最重要的是不易醉。
“那么麻烦你详尽地来说吧。昨天傍晚那件事情,离开这里去历练吗?小鬼提出的?”
“啊……是这样没有错,坦白来说我到现在还是很混乱。”
“你的意思是需要哥用疾风魔法帮你清醒一下吗?”
“……你还是。闭嘴好了。我把你叫到这里来不是为了聆听你的嘲讽。更何况到现在为止连...
2017-08-13

© 幸停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