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ver Flows In You

River Flows In You
 
魏琛x黄少天 
BGM如题 
 
1. 
所有神的属性里,我最同情的是:神不能自杀。 
 ——芥川龙之介《罗生门》 
 
2. 
这酒馆很小,连带着从窗绡闯荡而入的日光都吝啬起来,像是盛极而衰。他们坐在角落喝杨梅酒。这种酒是用山野处未经长植魔法滋养的杨梅手工酿制,并且最重要的是不易醉。 
“那么麻烦你详尽地来说吧。昨天傍晚那件事情,离开这里去历练吗?小鬼提出的?” 
“啊……是这样没有错,坦白来说我到现在还是很混乱。” 
“你的意思是需要哥用疾风魔法帮你清醒一下吗?” 
“……你还是。闭嘴好了。我把你叫到这里来不是为了聆听你的嘲讽。更何况到现在为止连徒弟都没能找到的人难道很有资格教训我?” 
“扯远了吧,你还是先说说你心里那件事好了。这么——哈,我竟然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语——这么像是人类小孩会做出来的,我还是很乐意洗耳恭听的。” 
“……你现在这么八卦的吗?” 
“啧,分明还是你没想好怎么说才对啊。既然是让我来帮忙决定,又何必两难呢。小鬼性格很好,放到外面也会非常讨喜的。 
“其实你很清楚的吧。现在答应才是正确的啊。” 
 
3. 
有风穿堂而过,冷峭透骨,令人不辨是夏是冬。四周弥漫起杨梅和山葡萄久置而且趋近于腐烂的味道。 
从左手边的窗户向外眺望,可以看见整片整片的、装满眼睛的原野。再远一些的话,是线条明朗的山脉。这里称得上是南方——其实不然,对他们这些,唔,世外之客来说,并没有什么明确的四海八荒、南疆北国的概念——但是从“世界”回来的魔法师们偶尔,我是说偶尔,也会期待如人间一般会变换的、精彩纷呈的景致。于是他们发明雪魔法,来制造有着冰冷温度的“雪”。 
本质上他并不讨厌雪。毕竟他由于排斥入世的缘故没有去过人间一次,这样冒冒然批判某个新奇事物的话会产生一种无力感——犹如夏虫不可语冰。更何况他的小鬼很喜欢。曾经欢快地告诉他,它们一定也有灵魂。 
但是。“但是它们为什么会融化呢?” 
也许是因为——啊,他当时说了什么来着。好像是忘记了。 
而现在魔法濒临失效——用人类的话来说就是要过期了。覆盖着白雪的山脉间的缓坡慢慢地枯萎成大地的颜色。* 
就像是“春天”的模样。 
“根本无须担心太过。你只要告诫他遵循人类世界的法则。不显露魔法痕迹,不暴露世外的秘密。” 
“……他生来闪闪发光,不拘一格。自然难以甘心臣服于这些条条框框。” 
“这又有什么。只要伪装成正常人类即可。按时进食与休憩。学习尘世间的礼仪。每个进入'世界'的魔法师都是如此。” 
“那么。如果他爱上了谁呢。” 
 
4. 
这个时候天色忽然一点点暗淡下来。挡在日光之前的是积蓄着雨水的苍云。有人伸出手拨弄被弃置在角落里不辨颜色的事物。最后大概还是被迫地无奈地使用了一个魔法。 
于是那玩意儿终于吱吱哑哑地想起来。来自世界的音乐像是扩散的癌细胞——他想,那个词是这样说的吧——一样,从某个犄角飞快地莅临从头到脚的每一处,所向披靡。那个低哑安静的男声在狭窄的空间里一点点地、缓慢地、近似于失重地响彻。他不断地唱着,I did it my way.I did it my way.*他觉得那是一首哀伤的歌。 
“这是什么?” 
“啊……人类的玩意儿。叫收音机。听听吧。” 
“调子有点儿奇怪……?” 
“轻爵士。” 
然后他们彼此都静默着饮酒,到最后还是慢慢地、慢慢地染上熏然醉意。他执起杯盏抱怨:“人间有什么好的啊……” 
对面的男人看着他说:“你觉得呢。” 
“千般荒凉,万般蹀躞。*不过如此。” 
“……这样吗?”对方叹息着,“仅是你一面之词。沐橙在几年以前执意去往人世间找寻兄长的灵魂。在透过时间的罅隙的时候,我站在后面,看她举步维艰,又步步向前。之后归来,虽未曾达成心愿,却日日赞叹尘间的可爱。她说那里昼夜明灭,寒来暑往,人类有悲有欢,世界路苍苍莽莽。可是去过的人都不会后悔。 
“究其原因,你扪心自问。你是否仍然当他是得意门生,乖顺幼徒?” 
 
杯中酒逐渐被饮尽。掌柜动用法术,手捻星尘,抓来人间黄昏酿酒。气味温和,醉鼓乐春秋。 
百年后醉得有血有肉。* 
“我对他的爱一如人望山,鱼窥荷。” 
他艰难地开口。 
魏琛看着手里的玻璃器皿。那上面映照着他的脸,它是注视着眼睛的眼睛。 
 
5. 
回到家里的时间算是很晚了。 
不等他推门,少年就从房间里面窜出来。那人先是笑,然后皱眉蹙额:“你居然还喝酒了?” 
魏琛从他身侧进去,“跟叶修。”过了一会儿又补充一句,“老混蛋。” 
“哈哈哈这话在理……魏老大魏老大你等一下!我要给你看个东西!” 
“什么?” 
魏琛有点头疼地看着他;这个时候才发觉后者披着自己的衣袍。 
然后他看见漆黑。只有黄少天望着他的眼睛,在这一片涣散里——仍旧明澈。 
并且遥远。 
黄少天很兴奋:“超好看对吧?这叫夜晚,——是夜晚啊,我们这里从来见不到的那种!” 
于是魏琛也抬头。 
黄少天能力有限,被他叫作“夜晚”的景色不过堪堪一条黑练。那上面似乎还点缀着一些星辰——魏琛眯着眼睛看了好久才辨认出来——粗糙地闪烁着。 
他突然觉得难过,应该让他看一看真正的星星是怎样的。 
“……少天啊。” 
“嗯?” 
 
“你还是走吧。” 
 
对方明显地被吓到了。半晌后哭笑不得地解释自己当时说要去世界不过是个玩笑。 
魏琛说我知道,但是我说你还是走吧。 
他后来就一直重复着我知道。 
 
当然黄少天没有在这个晚上离开。 
他一直有点紧张地和他说话,以至于谁也不记得说了什么。 
过了很久以后魏琛还是惋惜,当年啊,应该要吻下去的。 
 
6. 
第二天他帮着黄少天擦了一遍冰雨剑,而后带他出了门。 
他们昨晚忘记解除致幻魔法,导致四周仍旧是荒芜的一片黑色。依稀可以看见起伏的山峦——魏琛感叹说,这其实是个绝好的避世之地啊。 
他看着黄少天把剑横过来,然后小心翼翼地站上去。他看着黄少天念起那个术法口诀,冰雨缓缓地升腾起来。这次他没出手帮他稳住。 
“要回来啊,如果你记得的话。” 
“废话啊。魏老大。” 
魏琛无奈地点点头,最后就—— 
就希望这时候人间没有下雨吧。 
 
有一只鸟随着远去的光点簌簌地飞起来,它上下扇动的羽翼割裂这一亩丰 腴的黑夜。 
 
Fin. 
*1.来自太宰治,不是原句 
2.《My Way》 
3.来自余秋雨 
4.借 出处忘记了不好意思 
剧情无聊且平乏但是作者非常高兴 
雪是我搞的酒是我酿的 
有后续的话大概是老魏绝望地发现徒弟被人拱了吧

评论 ( 14 )
热度 ( 49 )
  1. 小黄kitagawa∑ 转载了此文字

© kitagaw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