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覆舟

Vulcan:

“一直以来有很多很多人问我为何乐意去死。在他们之中,是自以为是的美丽小姐,不懂得何为悬崖勒马的蠢货,当然还有试着将一切都看破的、和我同族不同类的、格格不入的异星来客。我不愿意花费口舌过多解释,于是就只好露出个敷衍了事的笑容来。偏生他们连这都能够珍藏,更有甚者声称这里蕴含了悲怆。不,绝不是这样。在我笑起来——或者,仅仅是露出一个虚无的表情的时候,我并没有想过为何如此,我也不去探究结果如何,我还会排斥形容词。我厌恶这些矫饰。在我做出任何举动的时候,我不需要谁来为我写诗,我不需要西方的上帝东方的神祇为我掷落梵唱星辰。您明白吗?您听见了吗?我不稀罕,我不会保有这一切。死亡也是如此。我们不应该用凡俗的眼睛视物,它们已经被蒙上了太多太多的烟灰,在我们胡乱展动眼珠时,我们就不能够期盼着青鸟停留于此。请您想啊,就以入水为例,您纵身进入河湖江海的底层,白瓷浴缸当然也可以。您千万不要闭眼,您就要与鼻腔堵塞和眼眶酸肿斗争到底。您的肺叶平铺开来,变成赭色华章。您亲眼看着色彩褪去……请您如此设想。我在死去,我在春天里死去,岩流这只温柔的手把我从水底捧上岸,我变成永恒,我目睹自己变成永恒。请您一定要这样设想。”

评论
热度 ( 12 )
  1. kitagawa∑里 北川 转载了此文字

© kitagaw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