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ulcan:

他看着水从眼眶里滑下去,兀自裹挟了太多太多难以萃取的苍冷,越过胸膛处层叠的新旧伤痕涌进皮肉。骨髓在欢快地跳跃着迎接,鲜血里,心脏终于逐步漫漶。他想,太宰治才是那个彻头彻尾的欢喜啊。死亡,仅有死亡,才能够作为世界的一部分亘古。而他即将得到永久的死亡。森鸥外留下的位置会空白着,午夜时分少女们的耳边会多一分盐味,鹤见里会多一条腐烂的青花鱼;而中也……中也。水,是温热的水在他眼睛里积蓄成两座微小的湖泊。最后的听觉里,他知道中原中也洗净了指缝里斑驳的血迹,坍圮了不灭的气焰;他的耳朵里充斥着他推门而入的声音。中也来拯救我。太宰治闭了眼睛,他觉得自己好像在活着,甚至比以往更活。
评论
热度 ( 47 )
  1. kitagawa∑里 北川 转载了此文字

© kitagaw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