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及其所创造的

#全文致敬马尔克斯《族长的秋天》 
 
 
孤独及其所创造的 
 
中也,你要明白,我真的不是有意选择此刻来对你说清以下这些。我想要请你来看这个夜晚——就像多年以前你我互相搀扶着以别样的方式安慰彼此的回家路上——你看。月色不美丽,我也不去相信这煌煌星辰能够析离我们所有的善行与罪恶*。我曾经告诉过你要仔细地去看这夜晚,我曾经赞颂过它们是那样的适合死亡。你要知道死亡于我们并非是冰冷的鹤见川水炽热的子弹,它是一位等待我们最后亲吻的胆怯的爱人,头顶荒凉太阳身披忏悔长袍,骨缝里开出陆地的花,空荡的眼眶里满载着所谓虚无也叫亡命之徒。我乐意迎接它,虽然长久看来他并不待见我(当然,这极大一部分是因为你)。 
但是我必须要去死吗,我是否命定埋骨于某一条河川;我总说那是一项伟大的事业,可是啊,你看,这个月陨星裂的夜晚,你的新的生日,我仍然能够站在这里,以你厌恶的模样活蹦乱跳着。 
你知道我是怎样的人:是的,虽然非常、非常不愿意承认,非常、非常难以启齿,我也得诚恳地说,你,中原中也,我的漆黑的小矮人,你是唯一的那个有资格在葬礼上描述我的一生的人。那时候我的棺木沉沉下坠击碎地核,我不曾葆有过的小姐们为我哭出一片新的死海,你势必会站起身来笑着叫喊:得了吧,这个绷带混账分明是心甘情愿奔向死的! 
我多少次幻想过你在我的葬礼上揭穿这个贯穿我的一生的巨大真相,然而我所占有并不断挥霍的时间总是比真相还长。我是笃定自己要更早地离开你,早你一生或者一秒于我而言已经没有区别。在你燃烧殆尽之前我必然自割喉管;如此一来你无须质疑我的最后缺席,你知道,在我活着的时候,我总是奔向你。 
我无数次地推开你,然而最终狠下心来无数次回到你身边。我从来没有想要拥你入怀。在我阻止你使用污浊,我只需要你的后肩。你亘古的肩。你知道我是怎样的人,一直以来我用最大的善意杀人取命,一直以来我堆砌无穷无尽的诓骗和贪婪是为了握紧时间这颗玻璃球。我厌恶你,在我早早认清无法自爱与爱人、而你却已焚烧白昼的热忱来爱生命来爱我,于是你就成为我噩梦与美梦里那位死神。你就用你蓝色的咸的海溺死我,用你污浊的悲伤共振我的失格。这一点我万万没有敢说谎。我不需要别的什么;是你让我不再需要别的什么,一切的一切:听见了吗,中也?罪魁祸首就是亘古的你。 
所以现在我要敲你的门,我绝对不说庸俗的情话,我绝对不祝愿你生日快乐。我只请你看今晚丑陋月色,请你打开这礼盒。那里没有炸药和毒,惟余我一颗心脏:为了见你一面,它兀自跳动了二十二年;我们分离的四年,我们注定要互相唾弃的永生永世。这么多年它命令黄金氧化,掩饰星球的嘘声;这么多年它告诉我那是真切的渴望,那是艰辛的不可扭转的可是让我去接近你的生命啊中也。在你抛开礼盒之后、在我自杀成功之前,请你再给我你的眼睛,你的肩。就像你的刀尖,就像你失去意识前给予我千万次的那个眼神。你知道的,你总是一击致命。 
 
FIN. 
 
……中也昨天的生日快乐!!! 
我无聊至极

评论 ( 1 )
热度 ( 27 )
  1. kitagawa∑kitagawa∑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里 北川

© kitagaw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