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夕烧

作业 @值 


冷夕烧 
 
“中也啊。你有没有想过,将来倘若我果真死了,你要怎么办呢?” 
 
他再次见到太宰治是很久之后的事情。彼时战争死去,他们曾经共同葆有的对手们四散。他的前任搭档言笑依旧,眼睛里盛满了人类进化所摒弃的无人理解的灿烂的冰冷,任凭谁也看不出往日罪孽的倒影。混蛋,我当然为你喝彩。他恶狠狠地吸着烟,其实心里想的是,为什么你明明仍然是过去的模样,怀抱着我熟知而永远都不能够认同的厌恶,现如今却只剩下我一个人站在黑夜枯寂里了呢? 
然而他不能够。他试图矫正自己积年累月的口是心非,用“太宰治”取代舌尖一次又一次的“青花鱼”;告诉他,虽然你这么多年以来都是那样令人生厌,相较起来起来我却更想要看到十八岁以前阴郁但作为黑手党、亡命之徒、我的搭档活着的你。他不能够。 
于是这一次他见到太宰治,只放任那句无力更改的“青花鱼”冲破唇齿,便再也没有了下文。我还可以同你说些什么呢,这两个组织的互相撕扯是否有幸在我们死去之前稍显安息,三番两次干涉黑手党的肮脏交易很愉快吧,阳光对于你来说是温和还是滚烫。他被白昼堵塞了喉管,此刻终于真切地明白,少年时期种种扼命夜航、欺诈勒索、不分你我的酒瓶和烟,和眼前的这个人再也无关了。 
蛞蝓这是怎么了?对方扔过来一句不知轻重的调笑。如果没事情的话我可就走了,比起和中也持续这种偶遇,我还是愿意去找美丽的小姐殉情啊。 
“滚吧。”中原听见自己这么说。他迈步、错肩、远离,留下太宰治站在白日里,他自己仍然深渊在侧而睡去。 
 
太宰治拥有数不胜数的他所谓的美丽小姐,他与她们说情话,送花和看夜场电影,并不去爱其中某一个。中原曾今讥笑说,你不过就是有一张漂亮的社交面具吧。事实也就如此,无人读懂太宰治其人颅内煮海,只有中原看见过他绷带之下新伤旧痕,白玉冻骨——如此一来他仿佛是有什么殊荣。这一天清晨他落座,看见自己的办公桌上一叶碍眼的白色。中原把它翻过来,那里有着太宰治轻佻的字迹。他读着那些笔画,像看见他漫不经心地写: 
“我们要下场了,世界照旧生存。 
 当我们大哭大笑之际, 
 把头盔、王冠、刀剑掷进坑里。” 
诗句于此了断。偏偏中原读过这首诗,偏偏太宰治将最重要的末尾句隐去。他怀疑这是太宰治的另一个玩笑——就像当年他怀疑太宰治叛逃也只是个玩笑一样——他的获得者应当另有其人:一个心甘情愿与太宰治殉情的女人。所以我到底在在意什么。中原在心里怒骂着,而后毫不犹豫将它撕成碎片送给了垃圾箱。 
可是他忘记了,分明他只举起匕首,就能把太宰治抛进沉沉地狱;就如同此刻他也只打个响指,那张不受待见的纸条也就会云烟一般无影无踪,又怎么需要他亲自掀开靠椅跺着脚,恶狠狠地、固执地、孤独地,警惕什么无法用重力撕裂的东西煽动他久远的绮念。 
 
浓酣夜色里他接到太宰治的来电。中原当时正缩在床边竭尽所能捂热被褥。他伸出一向杀伐决断的手,却最终点了接听。可笑的是这一次沿着电话线传过来的没有女人的笑语江水的跫音,只有堪堪一个太宰治而已。这个完完全全真真切切的、独一无二惹人生厌的太宰治问他说:“中也看到我的纸条了吧?” 
中原把自己缩得更加小块,然后说,没有傻逼。 
他不知道太宰治又有什么新花样:这青花鱼一次又一次过时却有效的调情手段和层出不穷的整人方式每每令他头疼。该死的,他想说,你该结束了吧。你明明知道再多说一句我将势必失去一夕安寝。 
可是中也啊,说谎不是个好习惯。对面沉默了一会儿,他几乎分不清楚他是在措辞,或者更可能是无声地笑着。不管怎样中也还是那么让人讨厌啊,不过很开心我不会再看到啦。中也不知道在浴缸里割腕是怎样的感受吧—— 
“好的,那么请你快点去死吧。”他最后说道。太宰治终于要死了,除了我没有人知道。他躺回床上看了几秒天花板,然后爬起来,扔开手机,跳窗而去。 
 
这个充满了预兆和星辰的黑夜同他狂奔。道路边零丁街灯不足以照亮寒蝉,月光溶溶铺满他发旋,那么太阳就在他双脚之下。很快他看见太宰治寒酸住地,这一秒他突然想起来太宰治叛逃后他们怎样一次次的偶遇,他们怎样重复着逃亡和放过,他们怎样无声无息地做 / 爱,他们怎样可耻地秘而不宣地甩开对方的指尖。这一切的一切就这么猝不及防地回来了,砸了中原满头满脸,并且还不死心地要撞进他骨髓。远远地他看见太宰治打开窗子向他得意地挥手,他说既然中也叫我去死,我还是暂时先不要死掉好啦—— 
中原掉进他怀里的时候顺带砸坏了玻璃窗户。 
 
他说太宰治,我不是因为你才来这里,实际上你要死要活与我何干;我只是想要知道你没写完的纸条内容。够了,别这样看着我,别再笑了混蛋,我的确是读过这首诗,但是我他妈现在就是忘了,既然你招惹我,你就是得让我回想起来。 
“好啊。”太宰治笑出声来,他的身体总是和他的思想一样冷,并且彼此冷彻。他认真地想,凡人身死,不过是三魂归地府,七魄归冥途;而他或许是不同的,他的三魂七魄大概都要捏碎在中原中也手心了吧。 
所以他总结陈词,中也啊,你还是这么的不坦诚;可惜的是我自己大概也差不多吧。我们—— 
“我们。” 
 
必然有人重写爱情。 
 
FIN. 
 
高考完了,高考放假也完了……我被我的垃圾学校叫回去月考了……

评论 ( 2 )
热度 ( 32 )

© kitagaw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