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malism

Normalism




一直以来我觉得自己读不懂折原临也。不记得是哪一位先哲说过,每个人都是一本书:那么这本名叫折原临也的书势必在问世之前被墨水糊住心脏,任笔尖刺穿双眼,在云来星往之间化归碎屑飘荡。他自称是平等地爱着人类,却似乎从未要求过与人类互利,并不希望人类上前一步来窥探他的捉摸不定。我原先想,临也君与我其实也不过是错肩的关系,——更可能他与所有人都是这种不能更温热也无法再凉薄的关系。他乐意玩这高深莫测的游戏,我也就从善如流。后来有一天我经过某个再平常不过的巷口,久违地看见临也君的侧影。彼时他正在被一个黄毛酒保服按着亲吻——关于后者,我也略有耳闻,似乎是那位叫作静雄的先生。他是临也君的……该怎么说,大概可以称之为对手,却无法冠之以敌人。我曾经听见临也君叫他“小静”,是那种半是戏谑半是无可奈何的、奇怪又好听语气。他站在高楼顶端说,小静啊。追与远去的间隙,天光绰绰煌煌。


落日比我幸运得多——落日或许不止一次见过他们打架,或许不止一次见过他们亲吻(我是说或许)。平和岛静雄泄愤一样把手烙印在折原临也肩头,而后者看起来更不好受——临也君似乎三番五次想要去找他的刀,后来又放弃;我猜即便他找到也无济于事,那上面沾上静雄君的血,也不过是为他们下一次的战争与亲吻找一个借口。之前我把临也君比喻成一本残破书稿,——我收回这话,现在他重新归集、装订,有一本孤独小说变成恋爱传奇,并且偏颇地只肯卖给静雄这个家伙。这位新宿最恶、情报贩子,在做这种平凡人类才会尝试的事情之时,也会脸红耳赤、学不会轻松呼吸,妄想逃离人类陷阱。这一刻他变成万千尘埃中一粒,变成一条不再常年处于枯水季的河;变成那个挣扎着发光着的超巨星参宿四。他们分开的刹那,我看见临也君只是怔愣了几秒;随后他又立刻恢复成我所熟知的模样。他喑哑:“小静啊。”他们毫不避讳地对视着彼此。静雄君低声咒骂了什么,他慢慢地笑起来。后来我思忖过许久,该用怎样的形容词修饰这一刻;再后来我词穷,我放弃。有什么可以形容的呢:不过是孤舟望岸,见山外山。



FIN.
评论 ( 4 )
热度 ( 35 )
  1. kitagawa∑kitagawa∑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乙醛中毒
    戒断形容词计划 第一篇 尚未完全戒断 开始停止堆垒 不再追求华丽 以上。

© kitagawa∑ | Powered by LOFTER